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疾控动态 > 海外来风 > 正文

女子赴柬埔寨代孕得畸形儿 揭秘柬方代孕禁令背后

[   发布日期:2018-1-10   来源:成都商报   浏览次数:1189   ]

 

  近日,贵州31岁的林怡(化名)花费45万,远赴柬埔寨代孕生子,结果刚出生的小孩被查出患有脑萎缩、脑积水,引发热议(红星新闻此前已作报道:赴外非法代孕得子被疑拐卖儿童偷渡回国孩子却被查患脑萎缩)。

  而鲜有人知的是,林怡等人在找人代孕的过程中,柬埔寨颁布法律禁止代孕,她也因此被滞留柬埔寨3个月。

  据BBC报道,一名澳洲女护士2015年到柬埔寨做代孕中介,不久前第一个在柬埔寨因此被捕。截至被捕时,她已经让23名柬埔寨女性为澳洲夫妇代孕,其中5名孩子已经产下,产妇将获得1万美元~1.2万美元不等的酬金。从合法到非法,柬埔寨等国家对代孕的严管,也让这一产业从价格低廉的东南亚转向高成本的俄罗斯、美国。

  柬内政部反人口贩运委员会主任KeoThea表示,“柬埔寨虽然贫穷,但是我们不需要通过代孕来减少贫困,否则柬埔寨迟早会成为出售婴儿的工厂。”

  柬埔寨颁布代孕禁令

  代孕从合法变非法

  滞留柬埔寨的3个月时间里,林怡夫妇和其他两对夫妇感到无比绝望。除了例行去移民局接受问话,他们整日挤在宾馆里。女的照看各自的小孩,三个男的则经常聚在一起喝喝闷酒。

  据《柬埔寨日报》报道,2016年10月24日,柬埔寨政府发布了针对商业性代孕的禁令,由多个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展开大扫荡行动。而在此之前,林怡已经和神州中泰代孕公司达成协议,赴柬埔寨代孕产子,代孕者也已经怀孕。

  作为被一纸禁令打乱生活的最后一批代孕客户,林怡至今都忘不了那些受煎熬的日子。林怡称她见证了很多机构被查封,机构工作人员找不着,没办法给代孕客户办理回国手续等。很多像她一样、来自不同机构的代孕客户,只能滞留在柬埔寨当地的宾馆。

  林怡去办理回国手续时,证件被移民局扣押,因为代孕产子和语言不通,她和移民局产生了很多误会,甚至被怀疑是拐卖儿童。与她同住的两对夫妻通过机构去办理回国手续,一样被滞留。

  红星新闻向柬埔寨移民局发去相关情况的问询,截至发稿时,该局并未回复。

  澳洲代孕中介被第一个逮捕

  她和想代孕者联系,收取每笔五万美元的佣金

  2014年,在泰国发生了两起影响深远的代孕事件:一对澳洲父母指定一名泰国母亲为其代孕,然而在产下婴儿后,这名婴儿被诊断为患有唐氏综合征,这对父母立刻决定抛弃这名患病男孩,抱走健康的孪生妹妹,使得该代孕母亲不得不为孩子治病;另一起事件为:一名日本男子利用泰国的代孕母亲,先后要了九个孩子。

  基于这两起事件,泰国政府于2015年2月颁布法令,禁止一切商业代孕行为,关停所有相关机构的运营。而除了泰国之外,印度、尼泊尔等传统意义上的代孕产业繁荣的国家,也先后颁布法律禁止商业代孕。

  但是,这些代孕机构并没有随即关闭,而是迅速转移到了毗邻的东南亚国家。其中,柬埔寨因为医疗费用的低廉和政策的宽松,很快成为众多代孕公司的温床。

  这个人口数不及上海一座城市的国家,在高峰期一度拥有50家代孕机构,相当一部分是2015年后,在其他国家收紧打击代孕、出台相关法律后才如雨后春笋般成立的。

  2016年11月初,柬埔寨政府突然宣布商业代孕非法,令这些机构感到措手不及,包括第一个因此而被逮捕的人,一名来自澳洲的护士。她正是2015年,在泰国颁布禁令后“转移”到柬埔寨的众多代孕中介之一。

  据BBC此前报道称,在2016年10月底,柬埔寨政府宣布商业代孕非法后数周,一名澳洲女护士查尔斯(Tammy Davis-Charles)因涉嫌帮澳洲人牵线,从事非法代孕业务被捕,被判处18个月监禁——这也是在柬方大刀阔斧整治代孕后,第一个因此罪名被捕的嫌疑人。

  柬警方反人口贩卖负责人Keo Thea称,警方在突袭一座出租房时逮捕了这名49岁的护士,同时被逮捕的还有两名柬埔寨当地人。

 “该护士因做代孕中间人和伪造文件两项罪名被捕,她和想代孕的澳大利亚人联系,并收取每笔五万美元的佣金。”Keo Thea说。这名护士2015年从泰国到柬埔寨,截至被捕时已经让23名柬埔寨女性为澳洲夫妇代孕,其中5名孩子已经产下,产妇将获得1万美元~1.2万美元不等的酬金。

  在被捕的几周前,这位护士还曾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宣传,有多名澳洲父母将在圣诞节前去柬埔寨接到自己的宝宝。

  柬埔寨代孕费用低廉

  柬官员:我们不需要通过代孕来减少贫困

  据《联合时报》报道称,柬南部茶胶省(Takeo)普萨村(Puth Sar)一名曾做代孕母亲的居民在禁令生效前,为一对荷兰夫妇产下孩子,赚取了1万美元,她用这笔钱购置了土地。她说,“这是一大笔钱。”

  而同村的另一名女孩母亲则透露,2016年时,一名中介工作人员忽然出现在她家门口,要她家女儿为一对富有的外国夫妇代孕,事成之后可以得到1万美元,母亲没等接话,女儿就一口答应了下来。这名母亲回忆道:“孩子一出生,就马上被抱走了,我女儿连孩子的脸都没有看到一眼。”

  代孕10个月获得的收益,相当于柬埔寨人均年收入的九倍。但是,一次代孕仍然远远不够让这些妇女和她们背后的家庭摆脱贫困。这名母亲说,她们获得酬金后买了电单车,加固了房子,但是怀孕期间的日常开销,已经占去了这笔酬金的大半,剩下的钱又拿了一大部分去还债。

  “柬埔寨虽然贫穷,但是我们不需要通过代孕来减少贫困,否则柬埔寨迟早会成为出售婴儿的工厂。”柬内政部反人口贩运委员会主任KeoThea表示,“柬政府官员坚持,代孕禁令,势在必行。”

  为林怡提供代孕服务的神州中泰代孕公司负责人梁涛称,柬埔寨禁止商业代孕对他们公

摘引网址:http://health.sina.com.cn/news/2018-01-09/doc-ifyqkarr8030155.shtml

四川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免责隐私声明 蜀ICP备07000669 邮编:610041 技术支持:用我在线
服务热线:028-85580303(疫情热线) 028-85580318(体检咨询) 邮箱:zxbgs@sccdc.cn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中学路6号 [交通路线图] [网站地图] [网站管理] 内部留言